最新网址:【 LUUDH.COM 噜导航】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或写在QQ签名里,以防丢失


第一章∶恶魔般的欲望


  七月雨后的台北市这样清新,分向岛上的树也散发出一种芬芳。但是心却紧张的跳着,双颊开始潮红,未知的一个世界正在展开。


  每月的这些天会有一种奇怪的欲望,生理周期吧!可怕的欲念会一直在脑海中不断回旋,甚至连送快递的小弟也变成我欲望幻想的对象。


  初经来后就开始了,没法解决的幻象缠绕着我,唉!直到婚后。婚后这一切平息多了,我胆小,所以我是用精神去抵抗这一切,老公是我唯一的男人。


  但近几个月这问题又来了,卅年的困扰像恶魔一样尾随着我,丝毫不肯放过。


  结婚三年多了,老公始终维持一贯的热情,从朋友口中听来像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但这是事实啊!每周我们至少也有两次床第生活。难道是习惯还是厌倦?


  问题是我仍是喜欢他的身体,喜欢每一次的作爱,我真的不懂。


  我跟老公间是没有秘密的,呵!或许是因为我本来就很空白很简单吧!没秘密或许对老公比较困难。我总是笑老公,因为他在报告他过去艳史或糗事时总是很尴尬,这次是我尴尬了。


  前两个月吧!我真的无法忍受这欲望煎熬,我努力强迫自己将感觉告诉老公。


  老公有一种受惊吓的样子,又有一些屈辱或是沮丧的表情。我努力解释这种感觉与他无关,并不是他不能满足我,事实问题的源头我也不清楚。我告诉他我爱他胜过一切,接着我们疯狂作爱,我达到好多次的高潮。


  事后,我依畏在老公肩头,脑海里的欲望又开始了。望着老公睡着时的英俊的脸庞,我确信我爱他,但那欲望┅┅


  第二章∶念头


  结婚三年了,想到我的妻子小文仍是让我血脉愤张。同事有时笑我往日的英雄气概哪去了,我想这就是爱吧!


  婚前我的胡闹事其实不少,婚后也有过两次,但婚后两次都是在应酬中醉酒时发生的。这些小文当然不知道,我只会挑一些接近事实的谎言欺骗她,比如最后关头我理智战胜一切等等。


  我并不喜欢应酬,但一个月总有一两次是无法推掉的。我情愿在家陪着小文一起看太阳花,看她被荒谬可笑的剧情搞的又泣又笑。拥着小文让我感受到无比的幸福,她是如此纯真、简单、容易满足,我真的好爱她。


  上个月吧!小文跟我说她有一种念头,她保证说这只是念头而已。她想像跟其他男人作爱,甚至在白天真实生活里。我听说过性幻想有助于夫妻生活,不过这跟我理解的性幻想差距太大了,我有种被击败的感觉。


  小文在床上是热情的,她跟我之间永远是火热的。我相信每一次作爱都是很美好,那怎么会是这样?


  这种事情无门告诉,我该去询问谁?这已经是自尊的无上打击,难道要我去接受第二次的伤害?


  我们在这次谈话后,日子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中。我开始观察,是的,小文在经前总是有十天左右热情无比。但我们自此未再提到这话题。


  今夜的酒廊里有点冷清,我跟吴在等我们的客户,这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突然走进一个男子站在柜台边像是询问什么,约莫廿七、八吧!高挑身材,略略女性化的打扮,却有一股英气。


  酒廊红小姐小云匆匆过去像是跟他解释些什么。


  小吴推推我的手说∶「!看到那男人没?」


  「看到了啊!怎样?你认识?」


  「喔!他是我大学学弟,大二就滚了,不过当时相当风云呢!」小吴也点与带轻视的说着∶「他专门陪女人的,呵!我不知道男人也可以靠这赚钱,一天能作几次呢?」


  「哈!」我说∶「男人年龄越老可越不好赚的。」我接着说∶「真有女人会去找?」


  「当然,你当女人是木头?这种男人可是抢手的很吧!跟这种人一起安全,没有感情的牵挂啊!」小吴接着说∶


  「女人啊!心里想着却不敢动,怕的就是安全,女人把家庭当作 世界,她们绝对不会让任何外力去摇动它们的堡垒。男人却是 不同,先作了再回头解决问题。」


  小吴又说∶「你呢?婚后你搞过婚外情吗?我看都是婚外色吧!


  「喔?是这样的。」我开始有点心不在焉了。


  第三章∶撕开


  办公室理我轻敲着键盘,心里却云游在上个月和小文的谈话内容。这不是第一次了,其实近一个月来我始终想搞清楚这一切。


  我在记事本上敲下,「我爱她」,再敲下「她爱我」。嗯!


  这是我跟小文的最上层关系,无可置疑的。


  接着我敲下,「她爱我的身体」,「我爱她的身体」。这跟上面那段一样,这是我跟小文的第二层关系。


  接着我开始想避开些什么,我开始敲下「经济关系」,「共同的朋友」等等。


  但我发现这都不是最重要的精神层面的,我只好一一又将他们删掉,望着萤幕上那两行句子。


  横下心,我敲下,「她想跟别人作爱」。这段话吓到了我,虽然我早知道,但这样明白的诉诸于文字却是这样活了起来,变得无比真实。


  好,有了开头接下去就不难了。「她想跟别人作爱」,但却「没有一个对象」。


  嗯!接着很很难判断了,理论上她应该有一个性幻想的对象,或是虚拟一个对象出来,但却没有。她问题好像很简单,就是会被男人所吸引,没有一定对象的,单纯的一个欲望或念头。这样绕口令方式让我陷入迷宫里。


  算了,换一个方向看我吧!嘿!问题变得有点难过。首先,我对身边每一个美女都有这么一些性的念头,当然我不会贸然动作,只是念头而已。这冲动对我来说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好像并没怎样困扰我,因为好像男人都是这样。


  老板秘书这时经过我身边,一阵香风,我念头飘了一下继续回到问题。我敲下「男人」,接着「=」,接着「女人」,答案出来了。


  再来男人都是怎样解决问题?这我不想敲出来,我怕记事本记忆体不够,开Word实在麻烦。女人?想起电影「终极尖兵」


  里「布鲁斯威利」跟他老婆说你为何不养只狗?呵!这是个好办法。


  第四章∶谈心


  老公今天回来的早,我还没到家他就到了。他已经买好晚餐放在桌上,嘻!


  这男人真的是好体贴。他在我我准备碗盘时绕着我,我知道他今晚想干嘛,弄得我整个人热哄哄的。


  再三天左右月事就要来了吧!他一定知道可以射在里面。他喜欢射在里面,听说男人都不喜欢带套子,这是公司小丽说的。


  其实,嘻!我也不喜欢他带套子,我喜欢他射在我里面。尤其是那种事后可以不要急于起身清理,可以一直抱着,可以持续感受他鸡巴在身体里的感觉。要死,这是什么想法跟形容词,我怎会这样。唉!老公随时都会让我兴起欲望的。


  饭后他斜卧在沙发上,一副邪魔怪样,真是讨厌,但我喜欢。趁我转身,他偷拥我腰,我顺势就倒在他身上。


  老公突然没说话,也没动作,这很怪异,他喜欢帮我整理头发的,每次搞的我好痒。他清了一下喉咙说∶


  「文,这几天那种感觉仍然有吗?」


  要命,我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我真的不想谈。我没应他。


  「是这样的,嗯!我想我们应该要正视这个问题,所以我希望我 们能好好聊聊。」


  「正视?这有什么好正视的?我又没有作对不起你的事。」我心里想。但随即我想起昨天中午,我开始害怕起来。


  昨天正午时公司没人,大家都午饭去了而只有我留守。业务小李不知怎的没去吃饭,在影印室里跟我撞到。我们其实都不是很急着需要影印,所以推让了一下。小李不是条件很好的男人,已婚,油头滑面,嘴巴甜而已。他在等待我影印时探过头来看看我印的是啥?我感觉到一种男人的气味在我耳边,我回头正好与他四目交接,那一霎那我发现我整个下体都湿润了,突然开始晕眩。我镇定的收好东西立刻离开影印室,心中却是空虚。希望小李没感觉出任何异常。现在想起,当时若是小李强迫我,我┅┅


  突然老公打断我的思维说∶「我没别的意思,不是忌妒,也没怪你,你别乱想。」


  他接着说∶「我想了一天,我不知道自己想的对还是错,只是想说说我的想法。」


  他好像怕我阻止他,还是他怕停住再也说不下去,一口气说道∶「我想男女都是一样的,我必须承认我的欲望比你还要深。」「嘿!」我心想∶「你再不承认吧!老说只看我一人。」「但男人总是会想法子解决,因为社会允许男人这样做。而女人却必须压抑,直到有一天压抑不住。相对,压抑不住后的情况都是很严重了,很多女人一但出事不是自怨自艾,就是闹出离婚。后来日久发现当初图的不过是个性欲,身边人扣掉性以外一无可取,却回头已晚。」


  「你有毛病啊!说这些有的没的。」我说


  他接着说∶「别打断我,我只是想说出我的想法,你耐心点好吗?」「我想┅┅与其可能出事,我只是说可能哦!」老公一副怕我生气的样子。


  想起小李的事情,我竟不敢反驳。


  「一味压抑不是办法,解决压抑才是一个正常管道。万一,万一,因为我知道你爱我,而我也这样爱你。但是万一你发生事情,而且又走了?我该怎么办?


  这对你我都不公平。」


  「你胡说什么啊!」我当真生气了。


  老公用食指轻轻压住我的嘴∶「我说过只是想法,你不必当真,让我说完好吗?」


  「你可以不需要压抑的,我答应你。」


  「天啊!什么理论?你疯了?」老公不理我的抗议继续说道∶「那天我跟小吴去应酬,知道有一种男人专门作这行业,也就是牛郎吧!我想┅┅或许你可以考虑先从这开始。」


  「拜托,你把我说的┅┅」他完全不理会我继续说着∶「只是建议,但我希望诚实,希望任何事情都是在控制当中。」


  我开始哭了。


  那夜我们没有作爱。我作了一个怪梦,梦中小李压在我身上,我没拒绝。我忘情的把身体投向他,小李的面孔却一直变幻。


  那是一些男人的面孔,我不认识的,但我的高潮像潮水般一波波冲来,无法阻止。


  第五章∶心乱


  昨夜老公搞的我心里乌烟瘴气的,唉!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整天上班我都昏沉沉的,也不知道昨夜没睡好还是怎样。


  碰巧今天又是请款日,一天下来人都要疯了。要下班了工作还没法弄好,只好打电话跟老公要老公自己弄吃的,说要加班。


  平日这种加班其实也不少,要加到几点也不知道,只是今天心烦更觉气闷。


  小李一整天神色自若,我想没事吧!给这家伙看出来可丢脸呢。好在小丽留下来帮忙,我这部分帐款其实不关她的事情,也是我一天心不在焉的,不然也不至于这样。


  七点多一些就出公司门了,台北的六月几乎整月都在下雨。


  走着到了隔壁便利商店买罐咖啡,反正也没胃口吃饭。正开冰柜拿咖啡时,一个冒失鬼突然转身撞到我肩膀,我正想骂两句对方却先忙着道歉了。一个约二十上下的小鬼吧!想想没事,人家也很客气,没搭理他我就走了。


  拿着咖啡我打算坐公车无聊时喝,等车时,哈!正巧这人从隔壁巷子骑机车出来,正好红灯。他看到我很不好意思又说一句对不起。他看看站牌说∶「你家在中和?」他接着说∶「雨正好停了,要我带你一程吗?我正好没事,住的也不远」


  平时我会感觉很怪异,但这时我可没什么想法,不过是一个客气的小朋友呢!


  看起来很老实的样子。


  坐上机车,骑没多久我尖叫一声∶「咖啡掉了,哇~~」他赶快停车,一直说对不起,下车回头想去捡起咖啡,正好一部卡车┅┅他站在路边呆看着那罐咖啡的尸体┅┅无措的样子。我突然好想笑,我知道这很不礼貌,但我就是没办法。终于我大笑起来,笑到蹲在路边,眼泪笑着一直流。


  他被我感泄也笑了,但笑的很温和。


  突然间,有一种感觉升起来,是那种该死的感觉。现在说要坐计程车或公车我都说不出口了,真是该死。


  路上我小心的离他远点,但是坐机车不免还是要搭着他腰,感觉开始越来越强烈,大腿间开始发烫。


  他突然回头对我说∶「平时都这样晚回家?」


  「喔!有时要加班到十一二点呢!今天算好,现在八点还不到。」话说完我就后悔了,这句话说的像是邀请?我本就努力在抵抗那种感觉,这下好了。


  他侧身想要说什么,因风大我听不清楚,将身体迎了上去。


  正巧左胸触到他手臂,我竟然低吟了一声。那是一种说不上的感觉,有点像┅┅爱抚的快感。


  开始沉默,我想他刚刚应该感觉到我的身体了。这想法让我更软弱,感觉会摔下机车。我搂他更紧了些,我开始靠近。


  开始只是那种微微的靠近,甚至或许只是我想像中的靠近。


  渐渐的他越骑越快,我开始整个靠在他背上。机车震动着,胸部与他背部的摩擦带来一阵阵快感,那时念头里只有盼着永远别停吧!


  他停在一间宾馆前,但没熄火,回头看着我。


  我不敢抬头,也不敢说话,我脑筋完全的空白。


  停好车他牵我手走了进去,我一直在发抖,但没反抗。


  第六章∶艳遇


  她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感觉出她搂我重了些。刚刚碰到她乳房,哇!可真的是是挺。这女人该有卅了吧!我可以感觉出我跨下老二在暴涨,她真的很吸引人。我想我该骑快一点。


  她搂着我好难过,感觉出双乳在我背后一直摩擦,我甚至偶然必须调整一下坐姿,不然我老二可真受苦。这女人不知道结婚没,不会出事情吧!想到小玉让我老二更难过了,不过小玉那回缠着让我算是怕了。女人老以为你跟她上床就是爱上她,接着就等你下聘礼,昏倒。


  这女人也真是敏感,是个懂得享受的,小玉要是像她我就不会烦了吧!每次我怎样努力她都没法达到高潮,呵!这女人我还没真正干她,就已湿成这样。她手可真是巧,摸的我好舒服,希望我别太快射才好。


  这算什么?我又没逼你,等等宾馆柜台还当我强暴你呢!刚还爽成这样,我手到现在还湿湿的。去死啦!


  拜托你别哭好吗?我的老天啊!


  第七章∶被引爆的欲望


  我感觉到衣服慢慢离开身躯,很慢的离开。感觉他吻我,很轻柔的吻,像羽毛一样。


  我静静躺在床上看他脱去衣物,这是此生看到的第二个男人的器官。我应该要感觉羞耻的,但是我却开始越来越兴奋,快感开始漫延到全身。


  他在吻我的阴核,吻着我。他的舌尖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天啊!我全身开始抽搐,我想我要哭了。


  停下来了。转过身子他对着我微笑,双手停在我双乳上。我身体还在颤抖着,一直抖着,我希望我能停住发抖。


  他捉着我的手要我引导他。他的阴茎在我手中跳动着,一种力量,男人的力量。我感觉我的湿,像水一直流出的湿,我好想要他戳我,好想。我抓着他的阳具在我动口上下磨着,我好舒服,我快要死了。


  这根东西跟老公的完全不同,老公┅┅要死┅┅我在干嘛?


  勉力推开他,我低泣着穿回衣服。他呆坐在床上,问说怎了?我头也不回冲出宾馆。


  计程车上我收拾好情绪,等等到家别让老公看出个什么。


  腿间的湿润依旧,我仍然感觉到那人阳具正在跟我下体接触,而我的手正引着他进入,我脑海甚至混乱到想不起来当时他有没有真的插进去。但我知道我好想他进来,进来用力戳我,射在我里面。


  第八章∶理解之外


  小文终于回来了,一晚我有些心浮气躁的,看到她进门就安心了。其实她加班也很正常,只是今晚就是不安。


  每天我们见面都是要亲一下的,今天小文却冲向浴室。呵!


  女人有时不免需要憋着的呢!我大声在浴室外问她要不要吃点什么,她一面刷牙一面说不用了,还加一句谢谢!


  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但我想不出来。笑了笑,我回头继续看我的杂志。看小文进进出出的,一下拿衣服,一下开洗衣机的,她大概在公司忙到步调还没转回来。


  杂志怎都看不下去,心里就是烦,好怪!


  等她洗个澡我都快睡着了,今晚午夜连续剧是她爱看的呢!


  她走过来亲了一下我脸颊,习惯的我顺势要搂她,她却跳开来了。


  这举动让我俩都吓了一跳,顿了一下,她过来卧在我怀里。


  我一下没能理解出什么,两人开始有点尴尬。


  电视才演一半,小文说她要先去睡了。嘿!这通常是一个暗示,起码代表我比她的烂连续剧好,嘻!


  小文突然回头说,你不看完?天啊!我从没专心看过,我对连续剧唯一兴趣是猜他们下一次的对白,小文今天怎了?


  看我惊愕的样子,小文笑笑说,早些睡好,每天一早都怕迟到呢!


  第九章∶愧与屈服


  一到家我急着想要消除掉那男人的味道。看到老公,我好想哭。我知道我对不起他,我怎会是这样的女人,好恨自己。


  老公抱我时,我突然吓到,那模样像晚上的男孩。我感觉自己好脏,我怎能让老公来碰我呢?我只急着想早些睡,赶快忘掉所有事情。


  床上我没法停止回想,到底他那时有没有插进来?是我引导他的,但却死都无法想起。


  接着想到我引导他,那根阳具的模样开始在我面前跳动,我感觉头好痛。洗去男人的味道又回来了,透着记忆渗到我每一个细胞。


  梦里男孩继续他没完成的工作,我们一直作爱,而我一直高潮。我的梦里是向来没有阳具的感觉,做爱好像只是一种拥抱。


  这种绮梦其实不少,一向没有什么固定了脸庞出现,今晚却梦到男孩的脸庞,自头到尾。


  直到老公摇醒我┅┅


  第十章∶


  我根本无法入眠,小文整个行为让我不舒服,说不上来的不舒服。感觉她也没睡着,在想什么一样。四点多了,小文在梦里开始啜泣,我开始害怕。


  她还带着泪痕,望着我时像是看陌生人一样,她还没全醒。


  「咳!今天公司出什么事吗?」


  「没啊!很好,都很好。」她回答的有些敷衍。


  「喔!没事就好,早些睡吧!」


  「你一夜没睡?你在干嘛?」小文惊讶的说。


  「没事,我想一些事情而已,公司的事。」


  「公司里怎了?」小文有些着急了。


  糟,顺口的谎话一下圆不起来。「真的没重要事,你快睡吧!」「你有事瞒我?」小文顺口说,但她突然低下头来。


  我心里忽然清楚一些东西。女人是世界最好的保密者,尤其是自己的秘密。


  女人特别能在爱人面前说谎,因着怕会失去爱吧!但在爱人面前说谎会失去一种神色自若的样子,除非她是老手,惯于说谎的。而我的小文不是的。


  我盯着她看,她扭过头卷屈在床的一边,她不想面对着我。


  她试图将某个秘密带进心里,偷偷的毁掉。


  「今天出什么事了?」


  「没!」简单而且拒绝沟通的回答。


  「求求你说好吗?」我急着快要哭了。


  「真的没有啊!你快睡吧!」


  「别骗我,你骗不了我的。」


  「那!我们离婚好了。」小文坐起身来平静着说。


  「你┅┅」


  「我说离婚。你想知道什么?好,我说┅┅今天我遇到一个男人,他勾引我,我们上宾馆,但没发生任何事,相不相信随你。」她喘口气接着说∶「或许是我该走吧!我对不起你。」她开始起身着衣。


  我直觉反应的抓住她「你疯了,现在去哪?」


  接着我俩都没动,我脑海里开始回旋整个事件。短短几句话,我能知道什么?


  我能相信吗?我又需要相信吗?


  我说∶「别走,我爱你,你知道的」


  她开始哭,我想搂她,她却挣扎着打我。很快她就依在我怀里低泣了。


  我知道她爱我,但这故事到底是怎样呢?我是不是该问?我忍很久,问到∶「可以说清楚一点事情经过吗?」


  「不要再提了!」她几乎是尖叫着说。


  「OK!OK!」


  「对不起」她仰头看看我说∶「过程很重要么?」「为何不能说呢?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事情的经过。」「┅┅」


  「我知道回忆对你是残忍的,但是很多事情相对也是对我残忍。再说,事情藏在心头两人久了难免疙瘩。事情不会因时间而消失,只是发霉,然后茁长出美丽的毒菇。」我接着说∶「我相信你们没事。」「她低着头说∶不知道,应该没事。」


  「事情怎样开始的?」


  小文开始说起整个过程,直到宾馆,她停了一下,说∶「我进去后想到你,就冲出来了。」


  「那┅┅应该┅┅没事?我不懂。这中间过程?┅┅」「他好像没进来,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小文开始大哭,我吻着她,等她平静一点时我问她∶「感觉会舒服吗?」


  小文身体开始发抖,蚊子般说∶「嗯!」


  「当时你期待他进┅┅?」


  「我怎知道?」小文愤怒着说。接着她又轻轻回说∶「我迷糊了,不清楚,应该是想要他进来吧!」


  「你用口┅┅?没?┅┅」


  「没有。」小文开始说她整个过程∶「开始是软弱,我没办法,我只有任由他了┅┅后来,他要我抓他那┅┅最后我真的不确定有没进去。」我搂着她说∶「亲爱的,没关系。我知道你爱我的,就算是他进去了又怎样?


  你会就此爱上他?我不在意。我在意的是你的心啊!」小文睡着时脸上挂着笑容,我守着她,看着她,直到天明。


  第十一章∶安排


  这几天看老公兴致勃勃,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总之看他高兴我高兴呢!


  上个月的事情我一直难以忘怀,跟老公也谈好无数次。唉!


  总之是我的不对。话这样说,但每到下半月,还是一样的问题,感觉要疯了。


  吃完晚饭从小店散步回家时,老公突然停了下来,他说∶「前后思考,我想我是自私的,因为我没能真正体会你的身体感觉。而你也是自私的,因为你去阻止了自己身体上的发展。」


  「?」我没听懂他意思


  「喔!我已经安排好一场游戏,现在只等你参加了。我知道你会大叫,你会骂我疯子。但我知道你会喜欢这游戏,因为这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到底是?┅┅」


  「明晚,明晚我安排了一个按摩者,这人将会替你服务。」「我每周做脸时都有按摩啊!这是搞什么?」


  「他会帮你按摩,并且他会让你满足。简单说吧!他会爱抚你,然后他会跟你作爱。而我,我将会在一边陪着你。」


  「这┅┅」因老公先封死我话了,我一下子答不上来。


  第十二章∶挣扎


  别真问我,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对不对。这种照小吴说很普遍的,事实上翻开报纸的小启,一堆男师专作夫妻档按摩。只是,这总有些像是让我┅┅唉!


  小文缩在床角看着我。这汽车旅馆很小,装璜的相当俗丽。


  男师打电话进来过了,确定好房间号码,剩下只有等待。


  廿分钟左右电话突然响起,小文跟我一起看着电话,都没去接。这是最后一次后悔的机会了,我拿起电话。门口柜台通知我有位访客。


  这男人进来后相当客气,一派斯文,先自我说姓邵。他说∶「这位是大姐了?」他看来廿上下,大学生兼差的吧!叫小文大姐是很恰当。因为他的礼貌,我紧绷的心也消除了大半。


  我望了一下小文,自那人进来后她连头都没抬起一下,我想一切都该由我来决定了。好吧!人都来了,要玩,就彻底一些。


  那人走到床沿边,轻轻牵起小文的手,拉她站了起来。小文抬头看着我,一副要我拯救的样子,我咬咬牙当没看到。


  他开始脱去小文的衣服,一件件,缓缓的。小文像石雕般动都不动,任凭他脱。他一面脱着,一面赞赏我的小文身材真美。


  这是真的,小文身材本来就很美。


  看着自己老婆裸露在别人面前,一股醋意涌了上来,我手心上都是汗水。


  这人接着开始脱去自己衣物,年轻人身材真好,三角腰。那话而软绵绵的,也看不出大小。他回头说∶


  「大哥要一起脱掉衣服轻松一点吗?」


  「喔!我等等再说。」突然的问话让我吓了一跳。


  他扶着小文的头,轻轻让他面朝下的卧着。接着他取出一小瓶油,开始在小文背部涂抹。


  开始按摩是很正常的,跟一般按摩没两样。这过程约有十来分钟把,感觉小文已经开始放松了。但我知道不会只有这样的,时间变得很难忍受。


  慢慢┅┅,他开始将手伸到小文的股间,轻轻的摩擦着。可以感觉出小文身体开始微微跟着磨差的旋律动着,嗯!前面的按摩只是像催眠一样,小文已经完全进入情境了。


  他低头轻声跟小文不知说了什么,停顿了一下。小文缓缓的转过身子,她身体的整个秘密完全展示在这男人面前。


  男人跪在小文身侧,轻轻抚着她的乳房。小文没动,但手已经抓紧床单,扭着。我的心也跟着一起扭着。


  那人开始含住小文的乳头,开始吸着。一只手开始在腹下游走,慢慢伸到小文浓密的下体中。他用手指轻轻拨开小文的双腿,小文本来紧闭的双腿慢慢打开,可爱的阴唇路出缝来,带着晶莹的湿气。


  起初手指是在耻丘附近游走着,突然手指伸了进去。小文闷哼一声,身体整个的弓了起来。


  进去了,我心底突然一种失落感。虽然只是手指,但那曾经仅仅只是我一个人的园地。不争气的欲望同时升起,感觉出我阳具开始涨起来,唉!


  手指在阴道里勾动着,阴道里的水声伴随着小文轻声的呻吟,小文的下体我没见过这样湿过,缓缓滴下来,沾湿床单。


  他停了下来转过身子,开始舔起小文的阴核。这时他的阳具在小文秀丽的脸庞边晃着,渐渐粗大。小文摇动着身体,越来越厉害,喘气声越来越重。突然间小文停住,手松开床单,我知道这是她第一个高潮,来的好快,好容易。


  他将身体移到小文上方,我知道这是时候了。他慢慢将阳具插了进去┅┅


  第十三章∶疯狂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好舒服,我已经疯了。


  当他用手拨开我阴唇时,我知道他将要进来了。这是我第二个男人,或许可能是第三个。我好害怕,人生就要开始改变了,又或许人生本来就是这样。


  他进来时我脑筋空白一片,因为实在太舒服了,天啊!


  老公不知道何时来到我的面前,他把鸡巴放在我嘴边,我拼命舔着,是这样甜美。老公,你不知道,我好爱你的大鸡巴。现在我心理已经整个崩溃了,所有平时认为肮脏的字眼全部浮现出来,心里大喊,干我,用力干我,我求你。


  下面男人戳着我好舒服,我高潮几乎没停止过,这个男人弄得我虚脱了。我无法含住老公阳具,开始尖叫,我求他停一下,我快要死了。


  跟老公平时也常有高潮,但是多半只有一次或两次吧!现在经历的却是无止境次数的高潮,我几乎被淹没了。我不知道原来作爱还能达到这种境界。


  他要我转过身子,要从我后面进入。其实我不大习惯,但是,因为他的鸡巴比老公长些吧!竟然戳到我这样里面,我开始哭喊┅┅好美,用力,不要停止。


  第十四章∶生活


  七月雨后的台北市这样清新,分向岛上的树也散发出一种芬芳。但是心却紧张的跳着,双颊开始潮红,未知的一个世界正在展开。


  我正要去赴一个晚餐约会,我不知道晚餐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或许我在期待某件事情的发生吧!


  这人看来有点小聪明,但他绝对不知道,错过今晚我可要半个月以后才会有兴致了,今早温度计已经告诉我了。他也不会知道,经历过今晚,他不会再有机会遇到我,因为这是一个约定。


  老公?他知道啦!我们约法三章。


  喔!我想你过度担心了,我知道我会遵守的,因为这世界上还有谁更爱我?


  而我又爱我老公胜过世界的一切?


  别问我,为何我今晚会有约会?因为这是我跟老公的小秘密哦!没错,我会告诉他所有经过,包括每一个细节,我每一个触感。


  为何?老公其实很小气的,嘻!因为这样他才会放心啊!并且我知道,无论我今晚经历多少快乐,回去后还会抱我。因为我知道他听完故事会更兴奋,因为他才是真正拥有我的人。


  喔!对不起,他来接我了,BYE ~


  【完】字数:8597


下一篇: 母女终结者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