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LUUDH.COM 噜导航】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或写在QQ签名里,以防丢失



日间的一场雨让刚刚入秋的北京的空气一下子凉了起来,入夜之后竟然有些深秋的感觉了。


  丁大国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这条小街上,身上火红色的短袖体恤让他在周围都已是夹衣在身的行人中显得有些特立独行。刚刚在健身中心一个半小时大运动量的锻炼虽然疲惫了身体,但心情却舒畅了许多。


  在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家叫做“芳源小筑”的餐吧几乎就成了丁大国的食  堂。不大的门脸里面是个不大的四合院,前院的正房和东厢打通了连在一起是餐厅,南屋是厨房,小小的西屋是储藏室。后院就是老板的住房了。


  大国喜欢这里的咖喱牛肉饭,舒服的沙发和老板娘的微笑。


  这个时间芳源小筑应该没有什么客人了,大国推开门,领位的服务员直接把大国领到了他常坐的位子上。


  “ 两份肉的咖喱牛肉饭,牛奶,两个煮蛋。” 不用菜单,都是老样子了。


  这个座位在餐厅的拐角,整个餐厅尽收眼底。大国的目光首先投向了吧台,正在算帐的老板娘也正好向这边望过来,老板娘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老板娘的微笑让大国悒郁的心情好了不少。


  大国环视着餐厅,一切都很熟悉,然而目光却定在了餐厅角落里一个女人的身上,那个女人也在望着他。


  “ 她在这里做什么?” 大国露出了一副迷茫的表情,随后又马上转成了职业的笑容。此人是公司的财务副总-张雅音,年龄40出头,虽然年龄挡不住身体的发福,看保养的极好的面容看起来只有三十五六的样子。


  张雅音的对面坐着一个男人,只能看到后背。张雅音对大国招招手,大国快步走了过去。


  “ 张总,您也来这里吃饭?”“ 先坐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爱人,老赵。” 赵部长微笑着向丁大国点点头。


  丁大国的目光在这个男人身上停留了片刻,看起来有五十出头的样子,两鬓已经有些花白,四方的面孔保养的极好,嘴角挂着微笑,但微笑中透出几分威严。


  “ 我们在这里等你好久了,知道你今天肯定来这里吃饭。”“ 找我有事吗?”“ 今天下午的会是不是很不舒服呀?”张雅音提到了今天下午的公司中层会议,让大国刚刚有些舒展的眉头又紧了起来。


  大国所在的公司是国家几个部委联合设置的一个金融投资机构,每年有几百亿的资金用于向新技术新项目提供贷款。虽说是贷款但实质上相当于投资,如果项目成功了当然要归还,如果项目失败了就作为入股资金处理。


  大国研究生毕业以后在这里工作了四年了,已经成为公司中层的支柱。在今天上午的会议上公司突然宣布将他手中的权限降低到200万元,而且以轮换为名将他踢出了五人重大项目评审小组。


  面对张雅音的问话,大国只能以苦笑和摇头来回答。


  “ 大国,别这么垂头丧气的。” 老赵很有威严地拍了拍大国的肩膀。


  “ 刘适也是太嚣张了,部里已经注意到他们了。今天找你就是希望你能在这个事情上帮组织的忙!” 刘适是现在公司的总经理。


  “ 老赵是XX部的副部长,负责纪检工作。” 张雅音给大国解释到。


  听到这里,大国张大了嘴巴,早知道张雅音是有背景的,不过怎么也想不到他的老公竟然是部长。估计公司里面知道的人也很少。


  “ 那我能帮什么忙吗?”“ 从现在来看他们的帐务没有太多的问题,现在需要的是他们下面的交易内幕。所以需要你的帮忙呀。”“ 我不是他们圈子里的人,怎么能搞到呢?还有你们为什么想让我来做这个事情呢?”“ 哈哈~” 赵部长和张雅音看着大国一脸的迷茫笑了起来。


  “ 你认识赵红妹吗?”大国的脸上还是一片迷茫,张雅音又问道“ 那周安安呢?”“ 安安?”“ 她妈妈就是赵红妹,老赵的姐姐。”说起周安安,大国可是没法忘掉的。去年冬天的时候,在世都百货门口,周安安在上出租车的时候不小心将钱包掉在了车下。正好路过的大国看到了。大国捡起钱包追骑车追了3公里,车到了安安家楼下停了下来,才撵上出租车,把钱包还给了安安。没想到当初的一次无意间做的一件事,竟然牵掣到这么多人进来。


  “ 前两天,安安来我们家玩,看到了她舅妈(张雅音)公司的合影,从里面认出了大国。” 赵部长给丁大国解释到。


  “ 安安告诉了我你追车送钱包的事情,我和赵部长都觉得你的人品很好,所以这件事情想请你配合。”“ 现在由于没有直接证据,所以纪检和检察部门无法直接介入,很多工作都得在下面做!”大国听到这里心里一阵兴奋,毕竟是年轻人,这么刺激的事情怎么能放过呢!


  “ 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想办法从刘适周围的人下手,那两个业务副总,张强和王宾,还有他的助理陈晓月。你不是计算机很熟吗?想办法用点技术手段。你们张总会极力配合你。


  ”“ 让我想想……,您看这么办行不行?” 丁大国随即压低了声音。


  三个人低声谈了很久,服务员送过来的饭菜放在了一边。半个小时以后,赵部长和张雅音起身同丁大国握手告别。大国站起来看着两个人走出了“ 芳源小筑” 大门,刚进门时的郁闷心情被脸上露的灿烂笑容替换的不见了踪影。


  “ 郭妹妹,能帮我热热吗?” 大国冲着在吧台边上和老板娘聊天的服务员大声说道。


  “ 每次都要耗到这么晚,你没看见芳姐都困了。” 服务员一边往这边走一边跟大国开着玩笑。


  “ 恐怕是你困了吧?” 大国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四下望去,才发现整个餐厅里面只有他一个客人了。墙上挂钟的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了。小郭是这里的老服务员了。虽说老,但也刚刚二十二岁。开朗的性格和大气的长相让小郭成了“ 芳源小筑” 里最受客人喜欢的服务员。


  “ 小郭快去热饭吧,热好了就走吧,我来收拾。” 老板娘一边跟服务员小郭说着一边绕出吧台,款款地向大国这边走来。


  芳源小筑是一家没有老板只有老板娘的餐吧,而且是有两个老板娘的餐吧。


  这位是姐姐叫孙芳芳,芳芳刚过32岁,跟老公两年前离婚了。离婚前一直就在帮妹妹,也就是另外一位老板娘孙圆圆,打理这个餐吧,离婚了索性就搬过来跟妹妹一起住进了后院。这所房子是她们家的祖产,芳芳的父母去年退休后就在郊外买了一所房子去养老了。所以这个餐厅成了姐妹两人的天下。


  四年来定大国几乎有一半的晚饭是在这里消耗的,所以他们很熟。“ 不好意思,耽误芳姐休息了。” 看着走过来的孙芳芳,大国嘻皮笑脸的说道。


  今天芳芳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紧身短袖毛衣,下身是一条墨绿色的过膝长裙。


  毛衣的领口开的不算很低,深深的乳沟只露出一点点。芳芳一路走来,随手关掉了餐厅里的灯,只留下吧台和定大国头顶的一盏。


  芳芳拉出椅子坐到了大国的对面,双手交放在桌子上,身体微微的前倾,两个本来就被紧身毛衣勾勒的很诱人的乳房一下子突到了大国眼前。


  大国眼神一直就没有离开那一对突耸的双乳,看到芳芳这个姿势故意发出了“ 吸溜” 一声,还夸张的做了个擦口水的动作。


  “ 你就讨厌吧!没见过女人呀!” 芳芳并不以此为杵,只是象征性的往上拉了拉领口,也没有改变座姿,很享受的接受这大国的欣赏。


  “ 今天来的是个大人物吧?”“ 嗯!是个部长。”“ 你小子行势见涨啊!都跟部长吃上饭了!”“ 圆圆呢?” 大国故意叉开了话题。


  “ 去学钢琴了今天,怎么?想她了!” 芳芳的语气里有点揶挪的味道。


  “ 是呀,是想她了,看见姐姐想妹妹,看见妹妹想姐姐,最好两个都看见。


  ”“ 你呀!少贫嘴了!快吃吧!”小郭已经把饭热好了,一碟一碗的帮大国在面前摆好。“ 大国哥慢吃啊,芳姐我走了啊!”“ 谢谢你啊!路上注意安全。” 大国目送着小郭晃着丰满的屁股走了餐厅!


  “ 别操心了!快吃吧!” 孙芳芳一把把大国的脑袋搬了过来。大国嘿嘿的笑着,开始狼吞虎咽的吃着盘子里的牛肉,看得出真的是饿了。


  “ 慢点!” 芳芳面带微笑着看着大国。脸上洋溢着母亲看着自己孩子般的笑容。


  十五分钟以后,桌子上的所有食物都让大国填进了肚子。象是结束了一场战斗,大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抚着肚子靠在了沙发上。


  “ 吃饱了?”“ 嗯!谢谢姐啊!” 大国微笑着注视着孙芳芳,抬起身,伸手在芳芳放在桌子上的左臂上轻轻的拍了两下。这声谢谢是发自内心的,一个人在北京打拼的大国拿这里真的当家了。



下一篇: 入屋乱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