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LUUDH.COM 噜导航】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或写在QQ签名里,以防丢失




  自从和马立新操完逼以后,我们两没有事就在一起,虽然我知道她妈妈也看到我们操逼了,她也知道那天我在医院把她也给操了,但是她不说,我知道她也在想我的大牛子,可是她女儿始终没有好,所以我只能陪马立新,她也只能在暗中看着我操她女儿了,她就自己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了,马立新终于好了,我也就该告别她家,毕竟不是自己家,我也得回去了,可是她妈妈说要让我在她家里吃顿饭,算了感谢这么天来照顾她女儿,我也没有办法拒绝,毕竟操了马立新好几天了,她妈妈说晚上还有她表妹来,还有马立新的表姐,还有就是马立新叔叔家的妹妹都来,还有马立新的大爷也来,我一看人挺多,都是人家自己家人,我说不了,我要回家了,这时马立新拉着我的手说,别呀,你不也是自己家人嘛,说完脸都红了,她妈妈也说,都是自己家人,不要客气了,我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可是我说回家换件衣服再来,他们同意了,我回到家里换了件衣服,拿出来我前些天让朋友给我弄的一瓶安眠药,把二十片压成粉,装在口袋里,然后就去马立新家了,因为我知道她们都不能少喝酒了,来庆祝马立新康复,我对她的那几个妹妹早就想下手了,可是由于不熟始终没有机会,今天可能是个机会,尤其是她的表妹惠,小巧灵珑,我想一定很好操,再就是她叔家的那个,但是我不知道叫什么,到了她家,她妈妈正在做饭,马立新接她家的亲戚去了,我到了厨房,来,婶婶我能帮你什么忙,她妈妈说,你就坐在我后面把地上的菜先帮我摘了就好,别的不用,我坐下来摘菜。这时,她妈妈在弄着菜板上的菜,我无意间抬起头看了一眼,我操,她没有穿内裤,而且穿了件迷你裙,双腿分的很开,再加上她家厨房很特别,有地灯,能看到她的黑逼在她一动一动时,一张一合,好像是有意让我看似的,“马立新什么时候能回来呀““她呀,得四十分钟吧,车还有半个小时才到站,她好像是还要卖点生活用品,他没有说是什么,好像是“她没有说完,我知道一定是安全用具,因为前些天是安全期所所以我们没有用,她说过了这几天就得用了,我想一定是,我们两的说话,她妈妈总是在偷听,所以我想她也应该知道。


  可是今天没有喝带药酒的还有立新,我把那天在医院拿的麻醉针拿在手中,进到她的屋里,她正在那里说她的几个姐妹,“怎么这么不能喝呀,以前喝六七瓶都没有事的,今天怎么了,,她也有点麻了,因为她替林林喝了一口,我悄悄地把针对准她的屁股,迅速扎上,按进药,双迅速拔下来,“有东西扎我屁股了,看看是什么,““没有什么,是不是喝多了“我话刚说完,立新就倒下了,我知道这回屋里就剩我一个清醒的了,是先操小的,还是先操老的呢,决定还是先来小的,我慢慢把小惠抱到床边,然后慢慢脱下她的裤子,里面是件卡通图,一只小手在她的裆部,我脱下她的小内裤,放到她的头旁边,然后抱起小洁,她年纪比较大点,成熟多了,我把她的上衣全脱了,下边是件短裙,我把她的丝袜全脱了,里面是条蕾丝的丁字裤,窄窄的中间部果不住两片厚厚的逼肉,全露在内裤外边,拉下来是林林,她比较丰满,她今天也穿着一身蓝色裙子,可是没有穿丝袜,我把她的裙子从下向上,一会露出来一条丁字裤,是两边系带的那种,我慢慢解开,她的逼被双腿紧紧夹着,由于是屁股撅着,逼包鼓鼓着,十分诱人,我的牛子已经硬的不行了,我脱的精光,光着身子,看看先操谁,到后来,我决定先操小惠,我分开她的双脚,让屁股分的大此,好让我的牛子进去,但是没有润滑液呀,我只好弄些口水在她的逼口里,我的牛子慢慢向里操,好紧,一看就知道小女孩没有让人操过,但是还是不行,操不进去,突然我想到,她妈妈逼里一定是逼水很多,我跑到外面脱下她的裤子,用东西弄了些我的精液和她的逼水,拿到屋里,然后弄到小惠的逼里,我牛子再次操进去,真爽,一下子就进去了,可牛子操进没有多深就被东西挡住了,我知道一定是她的处女膜,我用力向前一挺,牛子就全操进去了,也不管她疼不疼,反正她没有感觉,双手向前伸到她的衣服里摸着她没有发育多成熟的小乳房,下面用力快速的操着她的逼,每次都顶到她的子宫里,子宫口是那么小,让我的牛子麻麻的,操了有不到一百下,控制不住了,一下子全射到她的逼里,我趴在她的身上,没有动,抽出还是硬的牛子,来到小洁的后屁股,借着牛子上的逼水,顺利操进小洁逼里,她的逼里不像小惠那样紧,一看就有人开发过,但是看她的逼肉,还是粉红公的,就知道也不是总操,可是她现在的男友操的吧,想着,用力的操,狠不得每下都操到她子宫里最深处,可是她的逼很深,每次都顶不到最里面,我只好把她双腿也放到床上,用她的丝袜把她的上身和腿一起绑好,这下,她的屁股就撅的最高了,逼也看得最清,我把她翻过来,正面向上,双手扶住她的双胯,用力向里操,这时感觉到操的深了,顶到子宫避了,迅速来回操,可是怎么操也不射精了,没有办法,用针管吸了些我射在小惠逼里的精液,注射到她的逼里,因为我还得操林林,来到林的逼着,我低着用嘴果着她的两片厚厚的逼肉,舌头向里伸,来回舔着她的她的阴蒂,她有些反应,我用手指操进她的逼里来回扣着,里面也很紧,我终于可以操到她了,牛子不客气地操进去,双手扶着她的腰,用力向里操,胖胖的屁股在我的每次撞击下发出啪啪的响声,逼水也流到了床上,又滑又热,逼里发出扑唧扑唧的声音,屋里充满了逼水的味道,由于我用力大,每下她都哼一下,刺激我,我飞快地抽动我的牛子,牛子头麻麻的,我知道我要射了,用力分开她的双腿,子操的更深了,子宫口果着我的牛子,一吸一吸的,我实在控制不住了,突突地射向她身体深处。


  我趴在她胖胖的身上,摸着丰满的乳房,牛子在她的逼里又硬了,慢慢在她逼里抽动,精液也跟着出来了,我一看这不是浪费我的子孙吗,便停下了,然后把她们全都穿好衣服,只是在她们的逼口地方全贴了个胶带,不让我的子孙出来,然后放平她们,还有我的小立新,我关好门,来到客厅,看到立新的婶婶,我把她抱起来放到沙发的顶上,头向下,屁股向天撅着,脱掉她的裤子,露出黑黑的胖逼,一看就是久经战场,没少让人操过,发黑的两片逼肉有点松了,我用手占了些立新妈妈逼上的水,在她逼上向里弄了些,让她的逼更滑,我站在沙发上把还是硬的牛子慢慢操进她的大逼里,外面虽然有点紧,但是里面却是空荡荡的,可能是操的太多了,我用力的操着,虽然里面松,但是牛子也操到子宫口了,可是没有时多深,她的逼可真深,看来她的男是不能满足她了,她一定在外面搞了不少男人,我用力的操,双手用力向后搂她的腰让牛子操的更深此,真爽,真服了自己,一次能有这么长的定力,一连操四个人,想着,我加快了速度,因为我也累了,操完这一个我也该休息了,激动着,一会就射到她子宫深处了,我实在太累了,趴在她身上差点没有睡着,我起来用胶带粘好她的逼口,给她穿上衣服,然后抱到客房,把立新的大爷也抱进去,放到一起,把立新妈妈也放到那个屋里,我进到立新屋,拿出来自己的衣服,穿好,然后在客厅睡在沙发上,不知道过了多久,立新叫我,我起来,看到她正在做饭,“你怎么就在这里睡了一夜呀,““是呀,屋里全让你们占了,客房也被占了,我只能睡这里了,还能去你妈屋里呀““少贫嘴,“我站来帮她的忙“你的姐妹还没有起来呀睡的这么死“话音落,只见林林第一个醒了,争冲冲的去了洗手间,过了许久才出来,第一句话问我“你昨天在哪里睡的呀,““我在沙发呀,收拾完东西,立新的屋子门锁了,客房有人住了,我也不能去立新妈妈屋呀,只有这里是属于我的。 ’‘哦,那我。 。 。 。 。 。 “她没有说完,就停下了,看看我一脸睡相,没有说别的进屋了,过一会小惠起来了,走路有些不自然,是呀,没有让人操过,能舒服吗,双腿有点分着走路,到了洗手间里,我这次在离洗手间特近的地方坐下了,帮着摘菜,只听她在里面说。 “这是什么呀,怎么还有个胶带呀,不对呀,前天刚来完月经,怎么弄的,又来了,里面是什么,粘糊糊的,真赃,讨厌,唉,做女人真不好,“我听到手拍水的声音,知道她在洗逼,只见小洁也过来了,拍着门,“惠,能不能快点姐急呀,“这时小惠开开门,出来了,“急什么呀,谁不急呀,“小洁进到里面,我听到马桶坐垫放下的声音,知道她要方便了,可是听到里面自己在说话“这是什么,胶带,谁弄的,里面是什么呀,白带,不能这么多呀,好像是精液,“只听她的尿声起来了,过了一会听到她站起来了,走了门来,也进了厨房“你昨天晚上睡哪里了“客厅呗,你们都把屋子占了,还锁了门,我能睡哪里呀,“她一听,挠挠自己的头,看看我的脸,一脸睡样,也没有说什么,回屋去了,不一会,只听她们两叫立新,立新回屋了,我悄悄地在她的门上听她们说些什么,“立新,昨天晚上门锁了吗,““我刻锁了,““不对呀,我阴道里好像有精液呢,可多了,“我一听就知道是小洁说话,“我的也是,我以为是我又来来事了呢,粘粘的,可脏了,““是不是你朋友昨天晚上进来把我们三个全。 。 。 。 。 ’‘不能,我起来时,他在客厅里睡,冻的都倦了,真的没有进屋,再说屋门锁了,他也进不来,’‘那我阴道里。 。 。 。 ““是不是你发春了,做春梦了吧我想一定是,想男人想不行了,没有的话,我让我朋友干你们三个吧,要不然你们是不是心理不平衡呀,嘿嘿,““少来,““你妈妈他们还没有起来吗“我一听他们三个要出来了,我马上回到厨房装做没有什么事一样,她们四个走出屋子,去客房了,一打开门,全都叫了声,我知道她们一定是看到了里面的情景,吓到了,因为我把她大爷全脱了,把她妈妈和婶婶也全脱了,让她大爷牛子在她婶子逼里,一只手中指扣在立新她妈妈逼里,我说“什么事呀““没有什么事,只是我该叫我婶起来了,“他们三个一起说。


  我要去,可是立新马上走来来,帮我弄菜,我只好没有动,她们三个全进去了,不一会,他妈妈先出来的,这时立新说我,去你家一趟,我向你借点东西,硬是把我托走了,我知道,他们家中一定不会安静了,但是也不乱,因为她也怕别人知道,家丑吗,我搂着立新去我家了,到了我家,我把立新按到我的床上又狠狠操了一次,一直操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射了不多的精液,小立新可让我操不行了,站都站不起来了,软软的趴在那里有气无力的,脸红红的,一直红到脖子,这时门铃响了,我一开门,她的三个姐妹全来了,看着一脸的气样就知道一定发生了一场不小的战争,进到屋里,就问她姐呢,我指了指屋里“你姐累了,睡会,“他们一进屋里就嘿嘿乐了,关上门,里面开始闹上了“怎么才离开我们一会就让人干成这个样子了,起不来了,你朋友真害,我去,““别掀被子,冷,““冷什么,都红到脖子了,“我一想,对了立新还没有穿衣服呢,“我倒了,你下面都肿了,你们玩了多久呀,““啊,你们来之前才停““从你们来到他家呀,那不是一个多小时,他没有射呀,我去服了,““不知道他今天也真厉害,我也服了,弄的我都站不起来了,他牛子还那么硬,真爽,小洁你朋友能这样吗““去,““哈哈,用不用把我朋友借你用用,让你也爽个够,等有机会的“对了,刚才是怎么回事呀,“没有什么“说完她们就全出来了,说要回家,过了不久,我听立新说小洁要和她男朋友结婚了,说小洁怀孕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孩子呀,可能性极大,后来经过立新在中间,我终于和小洁又操逼了,她成了我的情人,林林嘛和小惠就再也没有操过了,听说最近也都结婚了,但是上网还总能和林林天,也挺好。


  【完】